2019-04-29 15:44 来源:福建炎黄纵横 作者:吴志菲


全国政协第一届会议的筹备和胜利召开

吴志菲

 

1949年新政协筹备会常务委员在中南海合影.jpg

一九四九年新政协筹备会常务委员在中南海合影。

 

1945年抗战胜利后,蒋介石依仗美国的支持,全面挑起内战。民主党派和文化界的进步人士很难再在蒋管区立足。为此,周恩来指示中共地下党组织,尽力协助他们秘密转移到香港,继续从事和平民主与进步文化活动。

1948年5月1日,中共中央在河北省阜平县发布《五一口号》,号召全国劳动人民团结起来,联合全国知识分子、自由资产阶级、各民主党派、社会贤达和其他爱国分子,巩固和扩大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封建主义、反对官僚资本主义的统一战线,为打倒蒋介石、建立新中国而奋斗。同时号召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及社会贤达参加即将召开的新政治协商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号召发布后,得到了各方面热烈的响应。

5天后,在香港的民主党派负责人李济深、何香凝、沈钧儒、章伯钧、马叙伦、王绍鏊、陈其尤、彭泽民、李章达、蔡廷锴、谭平山以及郭沫若等联名致电毛泽东,热烈响应中共中央的号召,认为这是“适合人民时势之要求,尤符同人等之本旨”。他们还同时发表通电,号召海外侨胞,“共同策进,完成大业”。

 

周恩来在新政协筹备会议上讲话.jpg

周恩来在新政协会上讲话。

为了同各民主党派人士一起商讨召开新政协的各项事宜,周恩来仔细策划,把各地的民主人士安全地接到解放区来。

随后几个月,沈钧儒、章伯钧,蔡廷锴、马叙伦、郭沫若等大批民主人士,在中共中央的周密安排下,克服重重险阻,分3批由香港北上,到达解放区。

1949年6月11日,新政协筹备会第一次预备会在香山毛泽东的住所举行。

第二天,组成常务委员会,推选毛泽东为主任,周恩来,李济深、沈钧儒、郭沫若、陈叔通为副主任。

6月19日,新政协筹备会第一次全体会议闭幕后,一切筹备工作由常务委员会及其所领导的6个小组担负起来。经过近3个月的艰苦研究和协商,最终确定了662位代表的名单。

中央统战部把参加新政协的人选和各项统计,印制成一本很厚的表册,毛泽东看后风趣地说,这是一本“天书”。

662人的宏大阵容中,包括了各民主党派、军队和各人民团体、各区域、各民族的代表。从阶级的成分来说,有工人、农民、民族资本家、小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从中国革命的历史来说,有戊戌变法、辛亥革命、五四运动以及1924年大革命以来的参加人物和领导人物;从代表的年龄来说,有92 岁的老翁,也有21岁的青年;从信仰来说,有唯物主义的哲学家、科学家、文艺家, 政治家,也有笃信宗教的基督信徒、佛教信徒、回教信徒;从居住的地域来说,有远在天涯、冒险归来的海外侨领,也有僻处内地的苗、彝、黎、藏同胞……他们都抱着扬弃旧中国、建立新中国的同一心情……空前未有地团结起来,团结在中国共产党的周围。

作为负责起草《共同纲领》的新政协筹备会第三小组组长,周恩来在6月18日主持召开了第三小组第一次会议,决定由中国共产党起草《共同纲领》的初稿,组员分为政治法律、财政经济、国防外交、文化教育、其他等5个小组,分别写出具体条文,供起草者参考。他说:“我们的政协会议,加上一个‘新’字,以区别于旧的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将决定联合政府的产生,也是各党派各团体合作的基础。”

为了保证按时拿出《共同纲领》的草案,周恩来不得不暂时放下手头的许多事务,集中一段时间完成这项工作。6月下旬,他把自己“关”在勤政殿里,全神贯注修改《共同纲领》条文。经过一个星期废寝忘食地“鏖战”,终于完成了。走出勤政殿后,周恩来又急忙召开会议,征求各方面的意见。经过7次反复讨论和修改,包括由先后到达北平的政协代表500多人分组讨论两次。

8月28日下午4时15分,宋庆龄由邓颖超等陪同从上海到达北平。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和民主党派负责人等到前门车站欢迎。

车刚停稳,毛泽东便走进车厢,握着宋庆龄的手,热情地说:“欢迎你,欢迎你,一路上辛苦了!”宋庆龄高兴地说:“谢谢你们的邀请,我向你们祝贺,祝贺中国共产党在你的领导下取得伟大胜利。”

宋庆龄在毛泽东陪同下走下列车。周恩来迎上前去握手问候,宋庆龄说:“感谢你派你的夫人来接我。”周恩来说:“欢迎你来和我们一起领导新中国的建设。”

蔡畅迎上来,向宋庆龄献花。接着,宋庆龄微笑着与月台上的欢迎者一一握手。

早在1949年1月19日.毛泽东、周恩来联名写信给居住在上海的宋庆龄:“中国革命胜利的形势已使反动派濒临死亡的末日,沪上环境如何,至所系念。新的政治协商会议将在华北召开,中国人民革命历尽艰辛,中山先生遗志迄今始告实现。至祈先生命驾北来,参加此一人民历史伟大的事业,并对于如何建设新中国予以指导。至于如何由沪北上,已告梦醒和汉年、仲华熟商,总期以安全为第一。谨电致意,伫盼回音。”

宋庆龄接到信后,因当时身体不适,不宜旅行,暂时未能动身。

5月27日,上海解放。6月中旬,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在北平召开之时,毛泽东和周恩来商量要派一位专使去上海请宋庆龄北上。这时,周恩来想到,1924年,孙中山扶病北上,路过天津。邓颖超作为天津人民代表专程到码头欢迎孙中山,第一次见到孙中山身旁的宋庆龄。1925年,孙中山不幸在北京病逝,邓颖超参加守灵和送葬,又看到黑色面纱后哀痛欲绝的宋庆龄。1926年1 月,邓颖超参加国民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和宋庆龄、何香凝一起起草了妇女运动决议案。1927年夏,汪精卫和蒋介石合流叛变革命,邓颖超在武汉亲耳听到宋庆龄是如何愤怒地斥责他们的。1938年秋,邓颖超又专程到香港会见宋庆龄,并和她一起到广州推动华南妇女运动。以后在重庆,在上海,她们都有往来。于是,周恩来建议选派邓颖超前去上海迎请。毛泽东建议,让曾长期在宋庆龄身边工作的廖梦醒一同去迎接更好。

于是,廖梦醒先行一步去上海。因为当年孙中山抱病抵北京议国事,不幸在此病逝,宋庆龄对廖梦醒说:“北平是我最伤心之地,我怕到那里去。”廖梦醒说:“北平将成为红色中国的首都,邓大姐代表恩来同志,特来迎你。

6月19日,毛泽东给宋庆龄写了一封亲笔信:

庆龄先生:

重庆违教;忽近四年。仰望之忱,与日俱积。兹者全国革命胜利在即,建设大计,亟待商筹,特派邓颖超同志趋前致候,专诚欢迎先生北上。敬希命驾莅平,以便就近请教,至祈勿却为盼!

专此。 

敬颂大安!

两天后,周恩来也给宋庆龄写了一封信:

庆龄先生:

沪滨告别,瞬近三年:每当蒋贼肆虐之际,辄以先生安全为念。今幸解放迅速,先生从此永脱险境,诚人民之大喜,私心亦为之大慰。现全国胜利在即,新中国建设有待于先生指教者正多,现借颖超专诚迎迓之便,谨陈渴望先生北上之情。敬希早日命驾,实为至幸。

专上。

敬颂大安!

6月28日,邓颖超带着毛泽东、周恩来的亲笔信,和许广平、罗叔章一起从北平专程赴上海。

上海是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1925年,邓颖超南下广州时曾路过上海,向上海妇女界介绍天津支援“五卅”惨案的情况,那时她才21岁,刚刚入党。大革命失败后,她和周恩来曾在白色恐怖下的大上海做地下工作,英勇战斗过5年。 1946年,她又和周恩来一起作为中共代表团成员在上海开展争取和平民主的斗争。如今,来到解放了的上海,内心无比激动。

邓颖超到了宋庆龄寓所。多年不见,胜利重逢的喜悦,使这两位伟大崇高的女性拥抱在一起。

邓颖超述说着别离后的情怀,宋庆龄非常有兴趣地倾听着。接着,邓颖超介绍了新政协的筹备情况,并从手提包书中取出毛泽东和周恩来的亲笔信,郑重地说:“新的政治协商会议即将在北平召开,中央人民政府也将正式建立。党中央、毛主席恳切盼望您能北上共商建国大计。”

宋庆龄接过两封信,明白其中的分量。她仔仔细细地看完了,认认真真地思索着,慢慢地说:“这事容我再仔细想一想,”毕竟那里是她伤心之地啊!邓颖超忙说:“这事不忙马上定下来,先生可以从容考虑再作定夺。”

邓颖超在上海留了下来,一留便是两个月。她去探望了史良、倪斐君等老朋友,了解了上海妇女正在筹备成立上海市妇联的情况。其间,邓颖超又几次去看望宋庆龄,约请她出席有关活动,或出席宋庆龄在上海举办的有关公益活动。有一天,宋庆龄微笑着,对邓颖超说:“我决定接受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先生的邀请。”

宋庆龄以什么名义参加政协会议呢?当时有3个单位都提出要推她为代表。7月18 日,周恩来和李维汉致电中共中央华东局陈毅、潘汉年并转邓颖超,请他们就这个问题征询宋庆龄本人的意见,且在给邓颖超信中说:“接到你的来信,很高兴,盼望得很久了,你除了与夫人(宋庆龄)联络外,就安心静养吧,完成两个月计划,会对你以后的工作有利。”

3天后,邓颖超复电周恩来、李维汉说:“孙夫人表示因身体不佳不能参加任何团体的业务,也不愿参加任何团体,只愿以个人旁听的资格列席新政协会议。”同时,邓颖超提议:“以宋为特别邀请代表,请中央决定。”

为此,新政协代表中特设“特邀代表”界别,其中有宋庆龄、陶孟和、张难先、张元济、张治中、邵力子、程潜,傅作义、周信芳、梅兰芳、赛福鼎等。8月6日,周恩来致电邓颖超:“新政协9月开会,孙夫人以8月下旬或9月5日前来平为好,并请她9月下旬在平参加中苏友好协会筹备会议。”

9月10日晚9时,周恩来在毛泽东处讨论《共同纲领(草案)》,至次日晨7时。

15日,周恩来作为政协中共党组书记在新政协筹备会上说明新政协代表成分和比例确定的方式,同时反复讲解党的统战政策:“民主人士对于孤立蒋介石所起的作用很大,我们必须学会同他们共事。我们不能以为,天下是共产党打下来的,我们是主人,是我们请你们来开会的。都是政协代表,如果你叫同志,他叫先生,不就成了宗派?”指出,革命胜利后“需要动员各种力量参加工作,到处都要碰到合作的问题”,因此必须加强同党外各界民主人士的合作,如果“我们领导得好,可以不流血过渡到社会主义”。

9月21日晚,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隆重开幕。出席开幕式的各党派、团体代表634人,来宾300人。18时后,与会者陆续入场,每人胸前别着一枚刚刚赶制出来的新政协徽章。

主席台的上方,悬着巨幅会标“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主席台的后幕上悬着政治协商会议会徽。会徽的下方,并排悬着孙中山和毛泽东的巨幅画像。由于新的国旗还没有最后确定,两旁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

主席台上坐着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宋庆龄、李济深、张澜、高岗、程潜、何香凝、沈钧儒、黄炎培、郭沫若、周恩来等。当毛泽东宣布大会开幕时,军乐队齐奏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同时在场外鸣放礼炮54响。全体代表起立,热烈鼓掌达5分钟之久。

周恩来代表筹备会报告出席会议的各类代表名额和总人数,提出主席团名单和秘书长人选的建议,得到全场一致通过。

毛泽东用洪钟般的声音致开幕词,庄严宣告:“我们的工作将写在人类的历史上,它将表明: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了。……我们团结起来,以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大革命打倒了内外压迫者,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我们的民族将再也不是一个被人侮辱的民族了,我们已经站起来了。”

全场人的眼里都闪烁着泪花。为了这一时刻的到来,数千万人民英雄不惜抛头烦,洒热血,舍身取义。

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上,许广平发言说:“马叙伦委员请假不能来,他托我来说,新中国成立应有国庆日,所以希望本会决定把10月1日定为国庆日。”毛泽东说:“我们应作一提议,向政府建议,由政府决定。”这年12月2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四次会议接受全国政协的建议,通过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日的决议》,决定每年10月1日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日。 (下转第10页)

(上接第7页《全国政协第一届会议的筹备和胜利召开》)

9月30日下午,中国人民政冶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选举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委员: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张澜、李济深等180人当选;选举了中央人民政府正副主席及全体委员,毛泽东任主席,朱德、刘少奇、宋庆龄、李济深、张澜、高岗为副主席,周恩来、陈毅等63人为政府委员;讨论和通过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宣言和给中国人民解放军致敬电。

10月1日下午3点,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泽东和朱德副主席,一前一后,沿着城楼西侧的古砖梯道,最先登上天安门城楼。在代国歌《义勇军进行曲》的乐曲声中,中央人民政府主席、副主席和委员就位。毛泽东随后庄严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

 

1949年8月28日毛泽东(前左一)和周恩来(右二)在前门火车站月台上迎接宋庆龄来北平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jpg

1949年8月28日毛泽东、周恩来到北京车站

等待迎接宋庆龄来京。